电影《刺杀小说家》失败的根本原因,剧本中所有问题的起点

电影《刺杀小说家》失败的根本原因,剧本中所有问题的起点

路阳,这部电影的导演兼编剧,他读了原著小说,感到震撼。但是,他认为原著还欠缺许多东西,有很多内容需要他来完善。
然后在电影中,他把原著中震撼到他的东西给完善没了。
起初,我觉得《刺杀小说家》有很多问题可写,但找不到头绪。直到后来,我回答了一个问题,“为什么,空文写的小说会影响到现实?”
由此,我发现了《刺杀小说家》剧本中所有问题的起点。
路阳喜欢原著,为此他投入了热情。结果热情起了反作用,因为“装修”过度,路阳砸掉了原著的“承重墙”。

752e2bf483a3014731663878a5a63528758139.jpg

“为什么空文的小说能影响现实?”为了回答这个问题,电影中添加了超能力元素。
空文酷似“神笔马良”的能力,就是超能力。这件事有官方吐槽为证。
电影最后,空文重伤,关宁捡起他的笔记本,继续创作。反派李沐吐槽关宁,你写了也没用,你没有这个能力。
原著小说中,对小说家影像现实的描述是开放性的,开放到从没承认过小说家能影响现实。
李沐这个角色,在原著里被称为“老伯”。
关宁始终认为,老伯这个大款的脑子有病,他自己倒霉非要赖到小说家的头上。
小说家真能影响现实吗?关宁既不相信,也不关心。反正老伯愿意出钱,他愿意出工。
老伯是不是真有精神病,原著没说。可是,小说中明确指出,关宁是个精神病患者。他和电影里的关宁一样,丢了女儿。电影里,关宁为了找女儿,跟疯了一样,其实他不疯。可是小说里,关宁丢了女儿之后,他疯了。
关宁替老伯做事,不是为了找女儿,而是为了钱。杀人赚钱也不是为了找女儿,而是为了到北极看北极熊。
电影里的关宁明知毫无希望,却从不放弃寻找女儿。所以人们说他是个疯子。
原著里,关宁则用发疯来逃避现实。他早就放弃了希望,不再找寻女儿,不然他怎么会有兴致去北极看熊。
电影里的关宁疯了,人们却说,摊上这样的事,疯了是正常的。

8222786cae47632daa1080c0ca562ce2865244.jpg

无论是电影还是原著,关宁起初都不相信小说家能影响现实。不过,电影里的关宁发现小说家的能力是真的,而且得知他的女儿就在故事里。
因此关宁从“刺杀小说家”的刺客,转变为“拯救小说家”的保镖。与其说他是拼命保护小说家,不如说他是拼命保护女儿。
可是,原著里,关宁到最后也不相信小说家能影响现实。他解救小说家,是为了拯救小说家故事里一个虚构的女孩。他明知女孩是虚构的,却还是要救她,只因为女孩和他的女儿同名。
原著里关宁救小说家的方法,不是电影里的被动保护,而是主动杀进老伯的大本营,干掉老伯。
关宁做这个决定并不轻松,他是权衡过的。
如果他杀了小说家,故事里的小橘子就活不成了,所以他不能杀小说家,可是他不杀小说家,无疑是与老伯为敌。
与老伯为敌的话,只两种结局。要么老伯叫人干掉他,要么他去干掉老伯,可是关宁认为主动出击干掉老伯相当于自杀,十分不明智。
可是,他不除掉老伯,老伯还会雇新杀手,小说家一样要死,没有小说家,就没有故事里的小橘子。
关宁思前想后,觉得还是杀了老伯吧。

f99e3f50a57b7e71e7bd787c3a578c25739509.jpg

我觉得,《刺杀小说家》这个短篇小说,适合在父亲节讲。它写的是“父爱如山”,而电影《刺杀小说家》讲的是含糊的父爱如山,和含糊的人性本善。
电影里的关宁,为了女儿拼命,的确伟大。可是,当爹的为了女儿拼命,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,别说拼了没啥可夸赞的,不拼的话,还挺丢人呢。所以,电影中的人性光辉,并不是在此刻点亮。
关宁放下屠刀,转变成保护空文的英雄时刻,同样光辉暗淡。关宁不杀空文,动机不是纯粹的善,而是夹杂着解救爱女的私心。
相比之下,小说里的父爱尤为撼动人心。父爱之伟大,伟大到,仅仅因为一个女孩和自己的女儿同名,而且女孩仅仅是个虚构的角色。仅凭这些,一位父亲就能为了这个女孩出生入死。
您可能要说,他这不是伟大,他这是有病。
是,您说的没错,作者都告诉我们了,关宁就是有病。
假如,原著里,关宁是个正常人,他为小橘子拼命。我得说,这个作者脑子有病。可是,小说里的关宁是个疯子,他这么干,我得说,作者太伟大了。

所以啊,路阳卯足了劲解释,想把空文影响现实的能力说成真的,甚至不惜引入超能力,以超现实支撑现实。路阳在无意中踩进了“机械降神”的雷区。
“机械降神”很方便,所以很诱人,但是它并不高明。“机械将神”就是古希腊的编剧发现剧情实在编不圆时,就用舞台上的机关抛出个天神。在天神面前,一切不可能皆有可能。
路阳不惜用更大的异常矫正原著中的异常。他没想到,此举将故事中悲壮的父爱,掰成了平淡的煽情。
要我说,导演不如从一开始就接受现实。这个“接受现实”不是妥协的意思,是接受《刺杀小说家》就是一个现实题材故事。
小说家是个“文痴”,老伯是个被害妄想加精神分裂,关宁是发了证的精神病。
故事影响现实,只不过是三个疯子的狂想。这么一来,《刺杀小说家》虽然有机会成为一部优秀的现实题材影片,可是又踩进了《走近科学》故弄玄虚的雷区。

我猜测,路阳导演是个厚道人。他想为观众把故事讲实了。然而,不一定凡事都必须讲得太实。
比如现在,马上就到五一假期了,办公室里,每个人都盘算着,这个假期需不需要加班,领导对此也是避而不谈。
不实诚的人都会选择维持现状。厚道的人则会选择在放假前把此事跟领导问个清楚。这下可好了,既然有人问起,领导只能通知大家,假期都回来加班。
所以,故事里的事,不讲得太实,不是不厚道。反而是给观众都留下一些自由想像的空间。
(文/逐年追影)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iypw.com/chinese/421.html
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